事件简介

本次事件起源于最近LIGO发现引力波。这个发现因此轩然大波之后,有人挖出了5年前《非你莫属》的一期节目,即《5年前节目中他首提引力波,遭嘉宾嘲讽,如今他们都欠他一个道歉》,当事人叫郭英森,他在节目中声称自己提出了新物理理论,而且能解决长生不老这一问题。这个标题写的很具有煽动性。

给还没有看过视频的你↓

关于这件事情,有一些文章已经在评论了。我引用两个评论,第一个是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中科院物理所)微信公众号的一篇文章:尊重梦想,更要尊重科学。里面讲的还是比较客观的。

另一篇文章是一位心理学家所写,是从心里学角度来“分析”民科:心理学问答:为什么说力挺“诺贝尔哥”郭英森是一种无知的败坏? 我不懂心理学,不好评论,但是明显这位心理学家也不太懂引力波这个概念,可见国民的科学素养在国内还是比较差的,不怕差,就怕差还喜欢到处宣扬。

我对这一事件的看法

首先,他是个民科,毫无疑问。民科在中国是一个贬义词。关于民科,民科群体自身和真正的科学家这两者之间在国内的界限划分是很明显的,完全就是互相敌对的两个阵营。通俗的说,如果给他们枪炮,就会打起仗来。

姑且把科学家阵营叫做正统学派,把民科阵营叫做极端学派吧。

在中国,正统学派的科学家在做大量的工作,发表论文逐年增长,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但是依然没有让广大人民群众看到什么成果。毕竟,老百姓不懂你在做什么,但是老百姓懂得,被别的专家高度赞扬的工作当然就是好工作。从这一点上看,国内的物理学家们该惭愧吧?因此,长期以来,中国没有物理学家去得过显著的科学成就,再加上科研环境糟糕,研究人员涣散,待遇偏低,经费乱用等现象司空见惯,再“不明真相”的广大人民群众也会气愤吧。这些科学家们在老百姓眼里,是那么遥远,似乎就是完全处于两个世界。事实上确实如此,国内的科学家和老百姓交流真的很少很少,科普文章也没有多少是真正的正统学派写的,就算是他们写的,往往也晦涩难懂,而且写的很垃圾。

而民科,诞生于老百姓群体,他们是热爱科学的一群人,而且经常和老百姓打交道。他们往往都是自学成才,没有接受过系统的训练,尤其是数学训练。他们确实读了不少书,但很多都是科普书,我相信一定有民科在认真研读专业书籍,但是这样的效率真的不算高。以我读书的感觉就是,中国的数学书比物理书靠谱多了,自学还是学数学比较靠谱,学物理,还是都大科学家的外文书籍吧,至少不用再去纠结国人在“翻译”中产生的垃圾了。

可惜的是,正统学派的科学家们都难以获得理想的科研环境,更何况民科。而且,几十年来的官商勾结现象,让商人、政客在某些科学场合的地位比科学家还高,呃,逗我呢吧!

对于这些现象,老百姓就不管什么真相不真相,科学不科学了,支持民科,不仅是情理和感情所在,也是因为他们更听得懂民科的论述,当然都支持民科了。不仅如此,可以想象到的是,五到十年之内,民科的市场依然会很大。老百姓缺乏一个科学英雄,不是技术英雄,是基础科学的英雄。

关于嘉宾的言论,我就不想发表看法了,也许是他们的素质问题,也许是节目需要营造氛围炒作,也许还是别的原因,各人有个人的看法吧。

以上这是我对这一事件的看法。

我对郭英森所做东西的评论

郭英森真正做了什么,我不知道,似乎在网上也不好找。但是他在视频中提到的几个概念,我可以听得到。

一开始,他声称以前的物理学是“惯性系+粒子+实体,物体运动速度极小极小于光速,叫正物理学。新科学中,是加速系+引力波+物质波,物体速度极大极大于光速,即超光速,叫统一物理学”。然后声称“能让人长生不老”。然后写出了一个公式 s(p)=s(t)=±1。说实话我不懂这个,不知道这个方程是什么。

那么我就说一下前两个他提到的观点。首先说他的“统一物理学”概念。引力波+物质波,这样的提法他没有描述,但是我能想象到一点。引力波是时空涟漪,物质波是物质运动的概率涟漪。这两个涟漪确实是物理学中非常基本的东西,而且也是非常让人难以理解的,尤其是物质波。加速系的提法也很有意思,不知道他所说的加速系是指什么,但是,未来的“统一物理学”应该不会有坐标系这一概念,但是加速系如果与坐标系无关,那也能说得通。因此,仅仅只从概念上,我们还无法反驳他的提法。

其次,说“长生不老”,那么从时空的本质上看,是有可能的,但是没有任何意义。因为运动与时间是一回事,如果时间变得很慢,甚至是停止了,那么运动也就很慢或者停止了。通俗的说,如果一切都停止,大家都永远静止,那么当然可以长生不老,就算可以做到这样,但是,这样的长生不老还有什么意义呢?对时空的操作确实可以做到改变时间的效果,但是目前为止,人们还没有找到非常理想的方法去改变时空,而且在广义相对论中我们知道,要明显的弯曲时空,离不开大质量的物质,或者是大量的能量。最近的引力波又一次验证了广义相对论的正确性,想要驳倒广义相对论,几乎不可能。因此,我觉得(只是觉得,不是认为),郭英森的“长生不老”应该只是自己想象的,没办法通过严格的数学公式证明。但是,从数学上应该可以写出类似的结果,但是这样的结果就像虫洞一样,几乎无法操作。

另外,我认为,踏实做研究的,是在探索真理,而不是为了获奖。我很反感郭英森声称要得诺贝尔奖这一点,不过,这似乎也是民科的一大特色了,这应该也是很多正统学派反感的地方,以至于不屑一顾吧。

我对正统学派和极端学派(即民科和官科)的看法

其实,这两个阵营真的不必搞对立,而应该是相辅相成才行。正统学派应该欢迎民间科学家团体,为他们提供系统的学习资料和学习环境,帮助他们走上科学研究的正确道路;正统学派同时应该学会聆听,也许有人虽然不懂科学,甚至什么也不懂,但是就是他的胡思乱想和天马行空,或许对研究的问题有很大的启发呢?如果这样相辅相成,我相信民科就会慢慢从贬义词变成一个中性词,对立也就会慢慢消失。

当然,也有人会咬文嚼字,说民科是指民间科学家,它和民间科学爱好者是两码事。这种提法不好反驳,但是我觉得这种区分基本没有什么意义吧。他们都是缺乏系统的训练的班科学家(姑且就叫“半仙”吧)。半仙通过认真刻苦的修炼,最后成仙也未可知啊。

大家都走在探索真理的道路上。真理就像一个矿藏,有的人是工程师,用先进的仪器和资深的专业知识去探索,有的很业余,拿个手电筒就参与进去,有的甚至发现了自己也不懂的一块石头就大呼小叫,也有的人在胡乱探索,发现了自己没见过的普通石头就以为大家都没有见过,还有的会和别人因为这样的事情打起架来。这些,其实都是正常现象,什么时候也不会消失。但是,大家的共同目的是一样的,懂的人帮助不懂的,不懂的人要好好学习;懂的人也应该聆听不懂的人,不懂的人也应该踏实认真,这样才是一个好的团队。

不管民科官科,其实都应该戒骄戒躁。首先看看物理学家 t’Hooft(特霍夫特)写的一篇文章:怎样成为一个坏的理论物理学家(叫民科速成手册也不错) (文章来源于果壳网,点击查看英文原版)。这篇文章是对民科的一种比较让人能够认同的定义。在这个定义中,他说的是“失败的物理学家”,中国人翻译成了“民科”,不过,这也就是大家都在说的“民科”的特点。

当然,特霍夫特也写了另一篇文章:如何成为一名好的物理学家,民科可以看看。对于固执的民科,可能也不屑于去看吧,这些人就真的没救了。

很久没有写过这么长的博客了。希望国家的研究人员,包括民科们,都能成长,让中国人也能在发现真理的征途中拥有一席之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