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客+创业:“创客”——克里斯·安德森和他的DIY制造业[转载]

沃顿知识在线的采访录

互联网让有电脑的人都有机会成为企业家,如今,新科技催生了DIY(自助式)微制造运动,这样一来,任何人都可以同时成为投资者和制造商。《连线》(Wired)杂志的编辑克里斯-安德森(Chris Anderson)是新书《创客:新工业革命》(Makers: The New Industrial Revolution)的作者,他在书里说明了各种部件是怎样整合在一起的,从而创造条件来实现全新的制造方式,从比较价廉的3D打印机到众人合作的设计作品。他最近和沃顿知识在线探讨了一些话题,包括科技如何改变投资者行为的局限性,什么是创客运动,他为什么要创立DIY Drones,以及新科技将如何推动全球经济。

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记录。

沃顿知识在线:您在《创客》一书中的开头讲述了您的外公在20世纪40年代发明的自动喷淋系统。之后您写道,假如他生活的年代是1998年而不是1898年,他一定是位企业家而不只是发明家。他曾经面对过哪些挑战,今天的情况又发生了哪些变化,会使他的经历在不同时代大相径庭?

克里斯安德森: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外公的故事对我的影响很大。我回想起和外公在一起的那些夏天,回想起他的世界和我的世界。他是从瑞士到好莱坞的移民。当年,他白天在电影制片厂工作,晚上就是发明家。他是技术娴熟的机械师,有一个车间和各种金属加工设备,这样他就可以通过机械制图到原型制作来实现他的创意。但是之后,他就不知道还可以做些什么。他不知道怎样将发明创造推向市场,其实大多数人都不知道。这并不容易,你必须拥有工厂和渠道及其他技能。他只是做了当年能做的事情,给发明申请专利,然后找人为颁发专利许可证。幸运的是,他找到了一家公司来颁发许可证。最后,这家公司发布了产品,而且大获成功,我们家族的第一桶金就是来源于此。

重点在于,他是个发明家,但是无法成为企业家,因为当年他无法实现诸如规模化生产、渠道经销、市场营销等活动。你能做的只有申请专利、颁发许可证,然后静候佳音。你没法掌控对自己的发明,不得不将它拱手让人。他是一个快乐的人,而且也是那个年代罕见的成功的发明家,但是我想成为企业家,所以我没有继续走他的道路。而且我也不具备机械知识,所以其实我也不能效仿他。

关于书著,我重新回顾了一下,我想,外公今天会做些什么呢?我决定做个尝试,虽然具有讽刺意义的是,我家连花园都没有。作为练习,我决定考虑创客运动的自动喷淋器。我和一些人讨论,并在社区花时间研究了一些方案,做了些调研,最后决定做一个“开放式喷淋器”。这是和网络连接的、基于Arduino的喷淋系统,可以接入免费天气预报……如今,它已经成为一个产品。当然,区别在于,我不需要具备外公的技能来制作它,因为今天完成这件事十分容易。我不需要规模化生产,不需要拥有自己的工厂,因为我们可以接入云工厂。我们可以获得各种服务,而且不需要市场营销,因为我们有社区。我们有网络,所以今天可以很容易地从发明者转变为企业家,而且不需要特殊的技能,这在50年前是不可能做到的。

沃顿知识在线:您提到的创客运动是什么?

安德森:创客运动是网民和现实世界的交集。这是网络社区、合作和创新模式,但是应用到实物方面。这里有很多推动因素。其中之一就是,我们现在拥有桌面数码合成工具,既便宜又易用。例如3D打印机和激光切割机。你可以从Sears购买一台相对中端的缝纫机,而且可能是电脑控制的……这些曾经是复杂精密的工业工具,如今是可以在Sears随手买到的商品。这就意味着,那些在电脑屏幕上玩创意的网民,现在可以很容易将他们的想法付诸现实。你不需要懂技术,因为机器会完成所有工作。你只要将它用作桌面打印机即可。事情变得越来越简单,只要按下按钮,结果就出来了。

其次,现在越来越容易获得生产资源、工厂和规模化生产。基本上已经转型为各种网络服务,比如阿里巴巴、Mfg.com 甚至高端3D打印和激光切割服务……只需点击一下即可。这些创意先是在电脑里生成,然后可以上传至云端并投入任何规模的生产。你可以生产一件,也可以生产一万件。只需要点击正确的服务,然后输入你的信用卡号即可。这有点像你的电脑桌面上的照片打印软件。你可以在本地打印机输出你的照片,也可以上传至某个服务,将照片变成书籍或圣诞卡寄给好友。制造实物也差不多这么简单。

第三方面是真正定义了社区概念的东西。网民的特征之一是在公共场合做事的能力、分享和跟陌生人合作的能力,有将发明创造和生产转变成实物的能力……就是需要生产和销售的东西。这种创新模式是传统制造业所不具备的。当你看到网民在做的时候,这些行为将Kickstarter和Etsy跟更多的专业社区连接起来,比如我经营的社区就是集中于无人飞行器和航空机器人。当你发现创新模式给传统制造业和实体商品带来的冲击力,你就会知道,它能有效地改变现实世界,改变传统世界。

沃顿知识在线:您本人就是创客。除了为您的孩子玩具屋打印3D家具之外,您还创立了自己的公司DIY Drones。请讲讲是什么激发了您创立这家公司的,以及您想实现什么期望。

安德森:我在无人飞行器领域没有生意,但现在有了。起初是糟糕的教养子女。我白天的工作是审核产品,有一天,我从办公室把两个盒子带回家,心想可以过一个完美的“GeekDad”周末。我们一开始将其称为GeekDad,这是为孩子准备的项目,目的是培养他们对科技的兴趣。其中一个盒子是乐高机器人(Lego Mindstorms),另一个是遥控飞机盒子。我想,我们可以在周六制作一个机器人,周日一起去玩飞机;那太美好了。我怎么会犯错呢?周六那天,我们确实制作了乐高机器人,我很喜欢乐高机器人。我实际上曾经一度是乐高顾问团的成员,我认为这是最棒的事情。它用起来很简单,但是那天早上,最后制作出来的是一辆三轮车,它一直朝前开,然后遇到墙壁之后返回。孩子们很失望。他们刚看完《变形金刚》。他们心目中对机器人的期望比这个高得多。他们希望[机器人]有三层楼那么高,而且会发射导弹,确实很难和好莱坞的电脑图形一比高下,他们可以为孩子们提供各种机器人。孩子们确实很失望,我就说,“好了,没事的。我们明天去玩飞机。很好玩的,我们还可以做视频特技。”我们来到了公园,遥控飞机很快就撞上了大树。我在孩子们面前很没面子,因为我在取回飞机的时候也撞上了大树。那个周末过的很糟糕,孩子们没什么印象。我再次没能让他们对科技感兴趣。

我回想整件事情的经过。“我在哪里出错了呢?”这些乐高机器人配有传感器、陀螺仪和加速计、指南针传感器及蓝牙,可以跟GPS连接。我相信乐高可以让飞机飞得更好。然后我就想,“是啊,乐高实际上可以让那架飞机飞的比我的好。”我再次把孩子们召集在一起,我们制作了乐高自动导航仪,稍微研究了一下后,上传到了Slashdot.org,这在那时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接下来,孩子们当然又失去了兴趣,可能是因为我太投入了。

但是我意识到,在我们的手机里的科技,iPhone或安卓系统里的科技,这些神奇的创新传感器和GPS、无线和摄像头、处理器及内存,这些都已经是自动导航仪了。无人飞行器技术就在我们的口袋中,就是一个应用而已,现在该是我们普通人尝试着做些什么的时候了。

所以我创建了一个名为DIY DRONE的社区,并分享了我的无知经历,因为顺便说一句,我对此真的一无所知。五年之后,社区现在已经成为了一家公司,一家价值数百万美元的机器人公司,并在圣地亚哥和墨西哥的TIJUANA建有大工厂。我们每年生产的无人飞行器,要比美国军方在兵工厂的还多,我只是个普通人,你知道吗?五年前,我是把乐高积木搞得一团糟的父亲,如今,我在从事航空事业,而且在和行业巨头展开竞争。这之所以成为可能,因为技术和供应链都是开放和可用的。这是网络创新模式:降低准入门槛,将生产工具交到每个人的手里,应用于实体产品。如果连我都可以在短短几年内,在对主题事物所知甚少的情况下做到,我觉得所有人都可以做到。

沃顿知识在线:关于让制造业回归美国,以及如何帮助小企业生存方面有很多讨论。DIY创客运动或微生产运动目前还未引起很多讨论,也没有在广泛的媒体中传播。这种运动对于美国经济具有哪些影响?

安德森:我特意将书的副标题取名为“新工业革命”。我确实认为这种运动可能会促进美国经济,这是美国做的最好的领域,就是中小企业、企业家精神及创新。网络模式应用到更大的市场,也就是现实世界。目前,我要说的是,创客运动只有五年的历史……诸如3D打印机这些辅助性工具所达到的阶段也只能算是1984年或1985年时候的苹果电脑,这些都是创新工作。买一个盒子,插上插座就可以开始打印。这对于所有人都很方便。我认为下一步可能是校园推广。让设计重新回归课堂和数字化设计,然后散布消息。当你在分析Kickstarter等网站的辉煌成就时,你会发现这些正在起步。Kickstarter此刻是一家市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Etsy也是一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Quirky等公司都是这样的规模。

他们开始快速推动创客运动的工业化进程,速度比人们想象中要快得多。创客空间发生了变革,比如目前正在遍及全国的科技馆。在邻近城市,可能就由数百个(taho注:中国目前才只有几个……)创客空间。事实上,美国政府正以两种特殊方式提供支持。其一是所谓的《就业法案》。奥巴马政府推动该项法案,允许更多的大众融资。Kickstarter实际上是一种预售,但是大众融资还包括诸如对这些项目的大众股票支持。第二种方式是高级防御研究计划局,这是美国国防部的一个机构,负责开发新的军方科技。该机构正在资助数千所美国学校创建创客空间并逐渐推广。但是有证据表明,政府是在支持这个项目的。如何改变经济?首先,制造业从未离开过美国。我们仍然是全球最大的制造国,这里有的是制造工作。

制造业还在美国,原因在于制造业越来越自动化,这点很好,但这只是在没有低成本劳动力的情况下我们和全球竞争的方式。但这并不是数百万美国中层阶级的根源所在,课堂里不再有工艺课和工艺美术课。要让制造业回归就是降低准入门槛,让网民有更多接触机会。网络的妙处在于,人们只需要一台电脑。只要打开浏览器,就可以创立一家公司。我认为这对于实体商品也将是个趋势。你可以打开浏览器,登陆网站,设计一些东西,按下几个按钮,五天之后,你就收到了你设计的东西。你甚至不需要3D打印机,只需要接入工具和云端技术就可以,这些服务都已经在云端了。这时候,这意味着我们有机会让数百万有创意的人成为企业家,成为社区的一部分,共同来创造事物,这本身就是“长尾”。

《长尾》是我写的第一本书,我们看到,将生产工具交给所有人,在数字领域就是内容和信息软件。现在我认为,我们将要看到在实体领域的长尾效应。数以万计的产品因为太小而无法进行规模化生产,但是对于个人而言,产量又太大。这些是长尾机会,也是我们擅长之处。我们看到手工业的崛起,我们看到美食和服饰精品店的崛起。试想一下,如果实体产品也有同样的推动力。我会生产机器人或自行车或摆设,或你需要的一切。浏览这些网站,Kickstarter 或Etsy,你就会看到这些产品的展示。

然后你就会看到,有些企业家和创意者有着很多奇思妙想,可以投入规模化生产,他们现在能够这么做了。我可以想象,十年之后将会是微工厂和制造领域创业公司的爆发期,将给美国带来更多的就业机会和各种制造品类,使我们现在从事的事情更趋完美,即低成本劳动力,但是通过密集型创新和网络式合作。

视频演讲[收集于网络]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