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社会,很多女的特别好面子,好争强好胜。虽说现在男女平等,但是男女毕竟有别。除了身体构造不同,还有思维方式等诸多不同,这也是由身体决定的。

一开始是母系社会,是因为男的负责打猎,女的负责采摘。但是那时候打猎工具和技巧不给力,很多时候达不到猎物,只好空手而归,而女的采摘野果,食物来源比较稳定,于是男的要靠女的来接济。简单来说,女的提供生存必备品,男的负责改善伙食罢了。这形成了母系社会。

但是,随着工具和生产力的提高,食物的来源基本可由男性承包,女的成为辅助。毕竟在动物界,雄性的身体力量比雌性好。于是,女的便需要男的来接济。另外,种族争斗也由男性来参与,保护部落的安全。从此母系社会便逐渐转变为父系社会。

随着历史的进步,获取食物和保护家园变得更加成熟,逐渐出现了非常固定的男女分工,于是在全世界,除了异常落后的原始部落,各处都出现了男尊女卑的社会。

虽然直到现代,社会依然是男权社会,但到最近一百年,尤其是最近五十年(计算机发明之后,新中国成立),女性的地位直线上升。毛主席提倡男女平等,中国的女性地位成为世界最高。

但是,男女平等不是说男人女人干一样的活,男人不能代替女人,女人也不能代替男人,各有分工,都很重要。这才是“平等”的真正意思。

将CQG的稿件审完了,提示我是否加入Publons。因为我不了解,先点了“否”,然后慢慢了解,才认识到这是审稿人的聚类网站,于是注册了。我猜这可能也算是科学生涯的一种记录和证明吧。

访问我在 Publons 的主页:   https://publons.com/author/1583113/

我另外申请的RearchID,并与ORCID绑定了。

第五篇SCI被CTP接收。真是好消息,哈哈哈哈哈哈!

Dear Dr. Tang,

It is a pleasure to inform you of the acceptance of your manuscript entitled “Entropy of Vaidya Black Hole on Event Horizon with Generalized Uncertainty Principle Revisited” in its current form for publication in Communications in Theoretical Physics. The comments of the reviewer(s) who reviewed your manuscript are included at the foot of this letter.

Thank you for your fine contribution. On behalf of the Editors of Communications in Theoretical Physics, we look forward to your continued contributions to the Journal.

Sincerely,
Dr. Bolin Wang
Managing Editor
Editorial Office, Communications in Theoretical Physics
wa*****bl@itp.ac.cn

这个文章早在7月30日就给我返回意见了,我直到9月2日才提交修改版,纯粹是我的原因。这算是我独立修改完成的稿件了,值得庆贺!

教师节好快乐!向第6篇冲刺!

年初的时候,CQG让我审稿。鉴于我水平太差,没敢审稿。半年过去,有所长进。前几天CQG又让我审稿,思考几天之后,我决定审稿。

这次打算审稿不是贸然决定的。首先,自己发表了几篇论文,略微熟悉发文流程,略微懂得要点所在。其次,年初的稿件与我的方向几乎无关,而这个稿件有关,是关于黑洞稳定性的,但是多了“虫洞”,所以我可以试试。第三,离不开孙老师的一句玩笑似的鼓励——“那你就审呀,还想那么多,哈哈”。

所以,我决定审稿。CQG是我这个方向的二区期刊,我自己发表的都只是四区期刊,所以责任还是很重大的,我也要借此机会学习提高。

生活记录:CQG又让我审稿,这次,我要审了!

作者28岁完成了这一壮举,我读此书时是2014年12月,也是28周岁。当年午夜,坐在宿舍上铺的床上读到半夜,时而兴奋,时而落泪。我的人生,太简单,又太复杂。

这本书用来描述景色的词句太优美,值得学习。作者对故事的叙述也并非干巴巴的演绎,而是夹杂着心理描述,有点像记叙文带散文,游历中还穿插着其他内容。肉体游历着墨脱,精神游历着人生。他写出了一部灵魂游历的著作。

现在,很想和28岁的自己说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