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买了个电动三轮车,后视镜有点低,不好观察后面的车。我爸帮他在调节后视镜。

发生再多事,我的爸爸和二伯,还有大伯,一直都是好兄弟。

我爸很尊重他们,他们也关爱我爸。

我喜欢看这样的场景,我喜欢看到他们在一起聊天打麻将。以前我反感他们打麻将,现在发现,打麻将也好,看电视也好,每个人都有喜欢的事。他们一起打麻将,就好像他们在一起看电视。他们有说有笑,不为输赢。

人过不惑,有浓浓的亲情围绕,是最幸福的事。

看到一则科学报道:杨振宁87岁时向权威期刊投稿遭拒 被认为是冒名者,报道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转而,杨振宁将该文章投给《中国物理快报》,并在次月(9月)顺利发表。

“之后,他的科研文章主要投给中国物理学会所属的《中国物理快报》(CPL)上,以实际行动表达了杨先生的价值观念:一项学术成果的价值并不等价于发表刊物的影响因子。” 朱邦芬写道:“作为CPL的主编,我经常可以收到杨先生于晚上11—12 点发来的电子邮件,作为一个耄耋之年的科学家,杨先生的干劲与活力实在令人敬佩和惊叹!”

这是CPL的编辑发表的观点,我很认同。

没办法,有些地方就是唯影响因子为上。

今天看了一部纪录片。修道的人住的简陋,吃的简陋,行为举止不同常人。我们不能理解,我也不能理解。

在看到老道士带着几个记者爬山,他拄着树枝,蹒跚的走在似路非路的山路上,我想通了一个事。

众人生在世上,看似都是人,其实各不相同。

有的人生来好静,有自制力,好学好问。有的人生性贪玩,好东拉西扯,桀骜不驯。这虽然通过后天的环境和教育可以得到改变,但生性是什么,就是什么。

同样的,人生而道不同。

有的人走财道,一生爱财敛财,逐利。其他抛于脑后。

有的人走政道,好权贵权利,追名。宁可杀人也要想办法升官。

有的人走勤道,一生乐于劳动,好热心帮助,其他抛于脑后。

有的人走懒道,好不劳而获,依靠他人,不爱干活,依靠不上时宁愿舍弃换人。

有的人走学道,热爱知识,喜欢追求真理,宁肯舍弃自身生活,也会沉浸在其中。

有的人走兵道,狡猾奸诈,生性多疑,损人利己。

……

还有的人走普渡众生的道,比如道士,僧人。他们舍弃了自己。

 

不同人有不同的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选哪种道这是天性,生在书香世家和生在屠户家,也许都会成为屠夫,也可能都会成为老师。因为后天的环境会影响他选择的道。

如果不能改道,就不要强求了,要不然,自己的道也会被带偏。若被迫脱离了自己生存之道,生活就会陷入困境。


附上这部纪录片——《南山隐修人》:

选好自己的道,走好自己的路。适合自己的道,才是最好的。

很多科研院所都在鼓吹里面的研究人员多么多么勤奋,一大早就来实验室办公室,到了晚上12点还在加班,一天都在实验室里矜矜业业。

我只想说,呵呵。

今天所里一位老师发了2张图片:

 

这是西安交通大学某研究组的规章制度。图片字迹模糊,但也可以依稀看得清。

可以看到,这种“规章制度”,不知道是哪种猪想出来的。人员要365天,24小时待命,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6天。

我想问,你以为你这样很勤奋吗?你做出了了不得的成果吗?我真的怀疑写这个稿子的人的智商和情商。

还有不少人,吹嘘某某牛人几点就来了,几点才走,每天都趴在案桌上一门心思搞科研、搞学习,一脸的荣耀。

我只想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天才中那99%的汗水,不是这样逼出来的。

另外想换句话问,拟这个规章制度的人他自己做得到吗?你做得到难道就是对的吗?

呵呵。

 

在禁摩的各个城市,都能看到交警骑着摩托车执勤。为什么?摩托车轻便,高效啊!

那为什么不让广大人民骑车?因为人民算个屁啊!你们买了轻便高效的摩托车,政府辛辛苦苦修的路怎么收费?怎么逼你买汽车,买汽油?怎么逼你交各种比摩托车高得多的税?一句话:政府怎么收钱啊?!

所以,政府心里一清二楚,禁摩是损害老百姓利益的行为,但是,禁摩对政府来说好处多啊!

税收名头多,收税多,城市好看,停车位可以高价卖,汽油可以卖更多,暗箱操作很多事可以来外快,这禁摩是要多爽有多爽啊,凭什么不禁摩,对吧?!

所以各位反禁摩的斗士们,三十年内,我看是没希望斗赢了,除非你做一把手。

不过,我坚决反对禁摩!!!!!!!这种缺德事干多了祖坟会塌,被老百姓戳脊梁骨。


奉献几个反禁摩视频:

反禁摩-政府正面回复学生反禁摩的调查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