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学中经常会出现很多对应,但这种对应,有的时候是算法(计算方法)上的,有的时候是结论上的。比如在算法中的相似,这几百年来已经出现了很多,一般来讲,预示着这两个物理过程是类似的。比如水作为流体和人群作为流体的计算。

还有一种是结论性相似。比如AdS/CFT对应是结论上的,算法完全不同,这种如果维度不一样,又会叫做全息原理(我对这种不明觉厉名字感到恶心)。

今天发现应该还存在这种结论上的对应,即结论的稳定性这一现象。

比如,“元胞自动机”这一现象就多次出现在物理学中。里面经常会出现一些不动点。这在自动元胞机中好像只是个玩具,但是背后对应的算法可不是玩具。
(看本站的这篇文章:知识:元胞自动机 http://taho.cc/14516

物理学中,也会出现同一算法经过多次迭代使用后得到稳定结果的现象,像极了自动元胞机。

据说,机器学习中也会出现类似的结论。

我感觉,应该还有很多种可能性存在这一类似结论。比如,不同种类的黑洞,经过同一算法的多次操作(可以对应于一个物理过程,比如吸收物质),最后稳定的编程几种特殊的黑洞,比如史瓦西黑洞。这是我猜的,不知道准确不准确。


突然脑洞大开,不仅仅物理学中有这种对应,其他学科或现象中应该也有这种对应吧。背后应该有更深层次的道理和理论解释用来统一这些结论。


有一种感觉,就是机器学习、重整化群、元胞自动机等东西可能背后是同一个物理思想。


另外,不知道有没有理论来研究或预测这些不动点之间的关系和规律?

2017年8月30日,网易公开课上线了吴恩达的《深度学习》课程。

吴恩达简介:

吴恩达博士是Google Brain项目的发起人和领导者,斯坦福大学的计算机科学教授,Coursera的联合创始人和联合主席。他还曾任百度的副总裁和首席科学家,在这里,他领导了约1300人的人工智能团队,并负责百度的国际人工智能战略和基础建设。由 deeplearning.ai 出品,网易引进的正版授权中文版深度学习工程师微专业课程,让你在了解丰富的人工智能应用案例的同时,学会在实践中搭建出最先进的神经网络模型,训练出属于你自己的 AI。


在网易的课程主页:https://study.163.com/topics/deepLearning/

吴恩达的 Deep Learing 学习网官网:https://www.deeplearning.ai/

课程简介:

吴恩达的汉语说的还真不错!佩服。

一、专利战略篇

专利制度就是给天才之火浇上利益之油——林肯。马克吐温、撒切尔夫人、迈克尔杰克逊、卢武铉等非科技圈人士都申请过专利,且获得了收益。

专利是科技企业长远发展的唯一捷径,没有之一。

专利价值:保护技术、向投资人证明企业实力、获取国家高新企业认证获得扶持和税收优惠、提高企业利润,降低研发成本和风险、获取同类产品主动权……

企业利润的微笑曲线理论:

读书:《2小时玩转专利》笔记

组装和制造是利润最低的环节,且脏累差,企业要着重向两端发展,当然也可以选择是否保留制造环节行程上下一条线。

“三流企业卖力气,二流企业卖产品、一流企业卖技术、超一流企业卖标准。”

专利制度的逻辑:专利拥有人将自己的技术公布于众,换取一定年限的独占权。

旧的专利思维模式是错误的:增加研发投入->产生研发成果->申请专利->制造产品。在信息化的当今社会这是过时、错误的。正确的思维模式应该是:专利检索->专利申请->产品研发->专利运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研发,可以避免走弯路,同时走的又好又快)

专利申请应该在有了想法之后就开始,而不是产品出来后再申请。后面的这种做法是非常错误的,应立即停止。

独立发明人应该如何获取收益?可以按照以下内容进行参考(因为内容较多,扫描原文贴上,点击图片看大图):

 



作者——木心

记得早先少年时
大家诚诚恳恳
说一句 是一句

清早上火车站
长街黑暗无行人
卖豆浆的小店冒着热气

从前的日色变得慢
车,马,邮件都慢
一生只够爱一个人

从前的锁也好看
钥匙精美有样子
你锁了 人家就懂了


作者简介:

木心(1927年2月14日—2011年12月21日),中国当代文学大师、画家,在台湾和纽约华人圈被视为深解中国传统文化的精英和传奇人物。出版多部著作。1927年生于浙江桐乡乌镇东栅。本名孙璞,字仰中,号牧心,笔名木心。毕业于上海美术专科学校。1982年定居纽约。2011年12月21日3时逝世于故乡乌镇,享年84岁。

开始第四天的行程了。今天的行程是被坑的一天。好在最后我们自己玩的还比较轻松。总之,再也不报黑旅行团了。

昨晚在天安门广场收了不少旅行社的传单,我在第3篇游记的最后贴了出来。我们在一个叫孙艳的导游那里报了名,她自称是国旅导游,收费120元,答应五环内免费接人。她说如果要看升国旗,大约2点左右就会给我们打电话,让我们做好准备,半个小时后车就到了。如果不看升国旗,大约四五点会打电话。总之,要保持电话畅通。

导游人倒是挺热情,我们也看不出来是黑导游。在王府井玩完后回到住处,看着写海报,觉得还有一个100元的团,而且是青年旅行社,这么便宜,估计国家有补贴吧。然后就联系青年旅行社报了名,接人时间也是大约四五点。

睡到半夜2点接了个电话,说让起床。这个是国旅那边打来的,我以为是青旅。强调不看升国旗后再睡了一会,大约三点多又来了一个电话。我以为说的四五点可能也会是三点半吧,就起床了。其实这个电话是青旅打来的,我差点弄错了。

然后才意识到之前的是国旅,赶紧给前面国旅的人发了短信说不用来接了,我们不去了。然后我们起床了,等着青旅来接我们。

很快车就来了,还等了我们一小会。我们上了车。车上还有另外两个男人,也是游客,来自上海。司机是个年轻小伙,很能聊,跟我们套近乎。总之路上聊天还是感觉不出这是黑旅行团。半路上国旅的司机来电话说车到了让我们出来,我说不是发过短信不用来了吗,总之电话那边很不爽,挂了。老婆的手机收到很多孙艳发来的骂人骂的很难听的短信,什么穷鬼啊,什么傻子啊,什么死全家啊,什么难听她都骂了个遍。

司机开车倒是挺快,很快就到了大巴处,当时大约5点左右。大巴停在天安门广场西南侧前门西大街与人大会堂西路的丁字路口。那里有很多旅游大巴。

地图:

我们的这辆大巴是这个车:京AX8906 。

黑导游是一个胖子。

这是收费的人,看起来一副吊样。

交了钱,和里面的某个乘客聊了一下,确定这个就是黑导游了。但是因为收费不贵,就打算如果中途有问题我们就直接退团自己玩。

车直到7点多才开。女导游在车开动的时候收了我们的身份证,说是要买故宫门票用。我们本打算只提供身份证号,结果不行,还是给了身份证。

首先去东岳庙。东岳庙据说很有来头。然后有导游进行专门讲解。

在这里排队等待进入。庙门口有门槛,据说要男跨左脚,女跨右脚。

合影

查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