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伯买了个电动三轮车,后视镜有点低,不好观察后面的车。我爸帮他在调节后视镜。

发生再多事,我的爸爸和二伯,还有大伯,一直都是好兄弟。

我爸很尊重他们,他们也关爱我爸。

我喜欢看这样的场景,我喜欢看到他们在一起聊天打麻将。以前我反感他们打麻将,现在发现,打麻将也好,看电视也好,每个人都有喜欢的事。他们一起打麻将,就好像他们在一起看电视。他们有说有笑,不为输赢。

人过不惑,有浓浓的亲情围绕,是最幸福的事。

林俊杰 – 背对背拥抱
作词: 林怡凤
作曲: 林俊杰
话总说不清楚 该怎么明了
一字一句像圈套
旧帐总翻不完 谁无理取闹
你的双手甩开刚好的微妙
然后战火再燃烧
我们背对背拥抱
滥用沉默在咆哮
爱情来不及变老
葬送在烽火的玩笑
我们背对背拥抱
真话兜着圈子乱乱绕
只是想让我知道
只是想让你知道 我的忠告(爱的警告)
话总说不清楚 该怎么明了
一字一句像圈套
旧帐总翻不完 谁无理取闹
你的双手甩开刚好的微妙
然后战火再燃烧
我们背对背拥抱
滥用沉默在咆哮
爱情来不及变老
葬送在烽火的玩笑
我们背对背拥抱
真话兜着圈子乱乱绕
只是想让我知道
只是想让你知道 我的忠告(爱的警告)
我不要一直到 形同陌路变成自找
既然可以拥抱 就不要轻易放掉
我们背对背拥抱
滥用沉默在咆哮
爱情来不及变老
葬送在烽火的玩笑
我们背对背拥抱
真话兜着圈子乱乱绕
只是想让我知道
只是想让你知道 我的忠告(爱的警告)
只是想让我知道
只是想让你知道 爱的警告

看到一则科学报道:杨振宁87岁时向权威期刊投稿遭拒 被认为是冒名者,报道中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

转而,杨振宁将该文章投给《中国物理快报》,并在次月(9月)顺利发表。

“之后,他的科研文章主要投给中国物理学会所属的《中国物理快报》(CPL)上,以实际行动表达了杨先生的价值观念:一项学术成果的价值并不等价于发表刊物的影响因子。” 朱邦芬写道:“作为CPL的主编,我经常可以收到杨先生于晚上11—12 点发来的电子邮件,作为一个耄耋之年的科学家,杨先生的干劲与活力实在令人敬佩和惊叹!”

这是CPL的编辑发表的观点,我很认同。

没办法,有些地方就是唯影响因子为上。

今天看了一部纪录片。修道的人住的简陋,吃的简陋,行为举止不同常人。我们不能理解,我也不能理解。

在看到老道士带着几个记者爬山,他拄着树枝,蹒跚的走在似路非路的山路上,我想通了一个事。

众人生在世上,看似都是人,其实各不相同。

有的人生来好静,有自制力,好学好问。有的人生性贪玩,好东拉西扯,桀骜不驯。这虽然通过后天的环境和教育可以得到改变,但生性是什么,就是什么。

同样的,人生而道不同。

有的人走财道,一生爱财敛财,逐利。其他抛于脑后。

有的人走政道,好权贵权利,追名。宁可杀人也要想办法升官。

有的人走勤道,一生乐于劳动,好热心帮助,其他抛于脑后。

有的人走懒道,好不劳而获,依靠他人,不爱干活,依靠不上时宁愿舍弃换人。

有的人走学道,热爱知识,喜欢追求真理,宁肯舍弃自身生活,也会沉浸在其中。

有的人走兵道,狡猾奸诈,生性多疑,损人利己。

……

还有的人走普渡众生的道,比如道士,僧人。他们舍弃了自己。

 

不同人有不同的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选哪种道这是天性,生在书香世家和生在屠户家,也许都会成为屠夫,也可能都会成为老师。因为后天的环境会影响他选择的道。

如果不能改道,就不要强求了,要不然,自己的道也会被带偏。若被迫脱离了自己生存之道,生活就会陷入困境。


附上这部纪录片——《南山隐修人》:

选好自己的道,走好自己的路。适合自己的道,才是最好的。

很多科研院所都在鼓吹里面的研究人员多么多么勤奋,一大早就来实验室办公室,到了晚上12点还在加班,一天都在实验室里矜矜业业。

我只想说,呵呵。

今天所里一位老师发了2张图片:

 

这是西安交通大学某研究组的规章制度。图片字迹模糊,但也可以依稀看得清。

可以看到,这种“规章制度”,不知道是哪种猪想出来的。人员要365天,24小时待命,每天工作12小时,每周6天。

我想问,你以为你这样很勤奋吗?你做出了了不得的成果吗?我真的怀疑写这个稿子的人的智商和情商。

还有不少人,吹嘘某某牛人几点就来了,几点才走,每天都趴在案桌上一门心思搞科研、搞学习,一脸的荣耀。

我只想说: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天才中那99%的汗水,不是这样逼出来的。

另外想换句话问,拟这个规章制度的人他自己做得到吗?你做得到难道就是对的吗?

呵呵。